千寒櫻

Hajime love~♡

"星夜飘雪正悠悠,晴空伊人岁岁安"
(頭貼是之前伊星畫的#
無主要cp,目前還在思考要不要固定
殘酷的高三生OAQ發文可能不定時,請見諒

這裡是某賴的傳圖文第四彈#(拖了很久啊....

第三彈為 @咲夜☆さくや 所策畫

感謝參與這次的小夥伴~

 @伊星-イセイ  @雪 

 @咲夜☆さくや  @蜗居容城镇 

 @大雪過後天晴💕  @何以解悠。 

 @小生默宿☆給小姊姊們請安啦 

還有小楓跟奶昔,感謝你們的參與#

【始春】假設

今日第二更#

這是送給 @雪 的禮物♡♡

HE版我會盡快交出來的´^`

而這次去漫展好開心✩

雖然不能見到面醬他們,但是我買到簽名板板了啊啊啊啊啊(還見到一個很可愛的人)

我要把它供起來!

(シ_ _)シ

恩...說了這麼多,希望大家看以下的文會喜歡#

(以下正文)

————————————————————

*此為虐文BE,不喜慎入

——————————

這世界上...從來...沒有重來的機會...

這世界...也從來...沒有假設...

對不起...你要的,我根本給不了...

…...

——————————

(會議室)

「彌生春,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嗎!」

「...知道」沙啞的聲音自口中流出,通紅泛著血絲的雙眼顯示著睡眠的不足,但彌生春無視著這一切,對現在的他來說,這不能贖罪,他還不起,也還不了。

「你...」睦月始坐在位子上看著跪在地上的春,說了一個字後便停了下來。閉了閉眼而復睜開,收起原本隱藏卻露出的情緒。春,你知道,你犯下的錯,我保不了你你知道嗎?!

自睦月始不再開口後,充滿著寂靜。始跟春就這樣,保持著一坐一跪的姿勢,直到有人開門進來...

「喀嚓」

「始,上面傳來了對這次的指示。」打開門,走進來了霜月隼與文月海。隼從事情發生開始,收起了平常的心,在說話的同時銳利的眼神掃過跪在地上的春,看到春顫抖了一下後才真正把視線轉到始的身上。而海,則是一言不發的持續站在隼的身旁,繼續保護著隼的職責。

「上級...怎麼說?」

「...唉,投票」

「投票?」

「因為這次的任務為S+,全員出動救出人質就馬上撤退,以全員包括人質毫無傷亡為第一優先,但因為春」說到這裡,隼停頓了下再次看向了春,視線停留了幾秒後繼續說道「因為彌生春的疏忽,造成了年中組四人為了保護他而深受重傷危及性命...雖然這麼說,但當時真實情況未知,於是上級決定等四人醒過來後便投票表決,決定...要除掉除了年中組外其中一人以示告誡。而這次投票,除了年中組外也不能投給自己,一人一票...12人強制參加。」

......

如果,要說世界上有什麼最糟的事,應該就是這個吧…睦月始如此想。

---------------------------

(某一處房間)

......

「始桑...你確定...上面是這麼說的?」如月戀努力地組織著語言,充滿著不確定地提出大家想再次確認的疑問。

「對,葵他們這幾天應該就會醒過來,所以...後天你們決定好後直接找隼,那幾天因為有任務我不會在。」

「...始,真的,沒有任何的機會嗎?」原本在一旁安靜的水無月淚,走上前,拉起始的衣袖,帶點希望的眼神詢問著。

「...」

「淚...始桑他...」神無月郁上前想拉回淚,但在手快碰到時卻被躲開了。

「真的不行嗎?」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始低頭看著淚,又抬頭看著其他人的眼神漸漸黯淡。現在,他只能說這一句。

----------------------------

(隼的房間)

「海~」

「給,紅茶」

「謝謝啦~✩」端起紅茶喝了一口,隼滿足的笑著,一旁的海則是微笑著看著對方。

「那麼,你有事情想問我,對吧?」突然,隼放下了茶杯,轉過身問道,對此,海只能苦笑。

「這都被你知道了嗎。」

「當然,我可是魔王大人~」

「那,為什麼你不阻止呢?投票。」既然都被猜出來,文月海也不客氣,直接說出了他一直困擾的疑問。

「海」

「是?」

「你知道,為什麼我不阻止嗎?」

「...」

「我阻止不了啊,海」露出了苦笑,看著海欲言又止的表情,隼知道,他覺得他在說謊吧…。

「海,你知道嗎?我從昨天聽到這件事情,一直都在後悔,身為...魔王大人,卻連這件事都解決不了。吶,海,你知道,上級原本,是想讓我們全員以死來相抵這次任務嗎?或者說,他們早就對我們有忌憚。海,我別無選擇。我跟始,面對這件事情,都沒有...」

默默聽完這一段,海上前,緊緊抱住了隼,不讓他繼續說下去,隼緊緊地回抱住,就這樣,很長一段時間,兩人僅僅擁抱不做任何的言語...

“隼...你跟始有去努力過,我們都清楚的,卻還...對不起...”

----------------------------

(會議室)

「所以...」霜月隼眼神掃過在場所有人「你們決定好了?」

「...是的,這是我們的決定」皐月葵首先代表出聲,其餘人在葵出聲後也紛紛點頭表示認同。儘管...知道有可能會有什麼逞罰,但對大家來說這是值得的。

「這樣啊…」隼瞇起了眼「棄權的確是個好方法,很湊巧的,我也棄權了呢~」

「真的?!那這樣春桑...」師走驅聽到後欣喜地想表示春桑有救,大家也可以繼續在一起時。突然,隼的一句話卻讓大家瞬間落入地獄。

「雖然我們都投了棄權,但是始」在說的同時拿出了一張紙片「他投了一個人」

?!

「真的還假的?!」葉月陽看到後忍不住瞪大眼睛。

「...為什麼?」卯月新也忍不住出聲。

「天哪...」長月夜雖沒有陽跟新說的這麼大聲,但不大不小的聲音卻也傳進每個人的耳朵裡,其餘人聽完三人的話語後變為沉默,一時間,是無聲的,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隼手上那一張紙,所以有人內心都在問『為什麼?!』。

那張紙上,赫然寫著

“彌生春”

----------------------------

(櫻花樹下)

「吶,新,我從沒想過,我們會有分開的這一天」皐月葵輕聲對著旁邊坐著閉上眼睛假寐的卯月新說道。

「我也,從來沒想過。」睜開眼睛,新把頭轉向了葵,兩人對上了眼,雙方眼底深處皆是無奈、是複雜的情緒。

雖然...想幫上忙,可是卻什麼也幫不上,反而還受傷,至今還在調養中。對這件事情深受衝擊的不只他們,其他人異是...。

“我們...到底...能做什麼?”

----------------------------

(在某處暗房內)

「始...你要出任務了?」

「嗯...」

「那你怎麼...?」

「有事情告訴你。」

「...這樣啊」

在某一個房間裡,彌生春自從任務結束後除了在會議室那次外,其於時間都被關押在此處,平常由專人看守著。睦月始因職務關係得以探望。而這次,來是有事特地找他的。雖然...談話好似不盡理想。

「恩...春」這次,在又沉默後幾秒,始先開口叫了對方,而對方也還是像以前一樣認真回應著。

「是?」

「這個,送給你。我希望,你能等我。」

「...這是約定?」

「對」

「我真的想要的,你真的能給我?」

「...能,我能」

「假設...這個約定不可能呢?」

「我一定會讓他實現的。」

「......」

看著始,春看著對方從有點遲疑到肯定,他不持著其他想法。畢竟,對『他』來說,這是個假設。

----------------------------

「春,你還有什麼話想說或想做的事嗎?」

「...可以在始回來的時候,把這個,交給他嗎?」彌生春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盒子交給隼,低垂的頭看不出任何的神情。

「好」

「那...再見」

「再見了,春」說完,隼上前緊緊地抱住了春

「恩」

「這是我代替你最愛的始抱的呦~」

「隼你這麼說我真感動呢」

「呵呵~」

「啊,其他的孩子你不見見?他們在等你。」

「...啊,不了,我這樣,會讓他們更擔心吧?」

「你確定...你真的想好了?」

「確定,呵,隼你別這麼嚴肅啊,魔王大人突然變這樣很不習慣的。」

「好,那,真的再見啦~」

「恩,再會✩」

真的走了,就再也回不去,彌生春知道,一如往常清楚地明白。

---------------------

“按下這個按鈕...就真的...沒有後悔的路了呢…”

進來房間後,彌生春盯著觸發按鈕,久久凝視著,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緩緩地...按了下去...

“不...是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的後路”

----------------------

“果然...還是想再見始...”

灼熱的火焰持續地侵襲著彌生春。在這個房間裡,除非偵測不出生命的跡象不然火焰就不會消失,甚至火勢會越來越大。現在的彌生春,只能緊緊地縮成一團緩慢地感受著火帶來的痛楚。

「...始...始...始!」在最後一刻,春發出了嘶吼。他知道,即使這麼做睦月始還是聽不見,但他真的...好想,好想再聽見他的聲音,而這是一種奢望,他知道...他等不到...

彌生春緩緩閉上了雙眼...

時間...就這麼,靜止在了這一刻。

“我想要的,你可以給我嗎?”

(The End)

【新葵】小短篇

恩...就是要拖到最後一天XD(被打

這篇我真的想了很久→→

是因為最近的一個小遊戲太可愛了於是忍不住拿來當題材w

希望各位看了喜歡#

啊! 還有,支持紅組喔喔~

隊長是 @大雪過後天晴💕

(以下正文)
——————————————————

某一天...

「葵——」

「哇!新,怎麼了?這麼突然?」皐月葵哭笑不得地看著突然撲上來的卯月新。難道...是草莓牛奶沒了?

「你最近怎麼都一直看手機...」新悶悶的說,最近跟葵聊天時發現他一直時不時看手機...是有什麼重要的人了嗎?

「啊...抱歉…因為最近有一個遊戲很可愛就下載玩玩看,不自覺就...」說著的同時,葵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打開介面給對方看。

「旅かえる?」

「恩,一個養成遊戲」

「......」

「新?」

「葵」

「是?」

「你說,是這隻青蛙可愛還是我可愛?」卯月新緊緊抓住皐月葵手臂詢問著。不行,絕對不能讓葵的注意力(從我)變成青蛙!

「嗚…」

「葵~」

「啊…是青蛙。」但是你最帥。

「葵...」

「好啦,我有做點心要吃嗎?」

「要!」

「那你先起來」葵拍了拍新的背適意起身,但新卻還是一點動作都沒有。

「再讓我抱一下」哼,比我可愛又怎樣,他能抱到這麼軟軟的身子,吃到好吃的食物嗎…

「起來啦,很重。」

「不要~」

「唉…」

皐月葵無奈,只好維持同一個姿勢看新什麼時候甘願起身。而再一會,看著新的表情,忍不住地摸了摸頭。新半瞇著眼回蹭。

在一個空間裡,只有兩個人,雖然之後無人說話,但感覺溫暖且美好...

(End)

【2018睦月始生日賀文】如果,生日不存在?

1/8
*主要是始跟春的對話/

祝我們的leader、國王大人兼職兄長、父親大人的睦月始生日快樂!

雖然日本時間已經過了,但看在台灣時間還沒有過的份上,繼續送上深深地祝福~(´ω`♡%)

希望這篇在看的你會喜歡#

(以下正文)

————————————————

今天,在公共空間裡,睦月始與彌生春坐在沙發上度過一個悠閒地時光。

春:(戳戳

始:恩?

春:始,有一個問題...我想了很久...

始:什麼問題??

春:我先說,我說完你不能打我喔!

始:看情況

春:欸——

始:所以,到底是什麼?

春: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生日”的話會如何?

始:......

春:始...我就知道你會用這表情看著我!你別這樣嘛QAQ…先聽我說完,我真的是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的!

始:說。

春:好,我要說囉。恩,就是啊…我是真的覺得...。

始:...我先打斷...你可以長話短說嗎?

春:QWQ始...好過分!

始:唉…所以?

春:所以就是啊…我就在想,這世界上沒有”過生日”這件事的話,是不是很多東西都不會存在,感覺少了很多樂趣。

始:恩...是有點?

春:而我們的生日也被稱作為”母難日”,是母親辛辛苦苦把我們生出來的日子。這時候或許除了慶祝自己誕生,也更要趁這時好好地謝謝母親?把平時說不出的話傳給家人知道什麼的...。

始:你說的對啊…的確要好好地感謝呢…。

春:恩恩,沒錯吧?所以,”生日”在某方面來說,的確有著不同的意義。

始:春你突然想這些真難得?

春:哼哼~因為啊…

始:?

春:有個東西想送給你。(拍了兩下手

------------------------

Gravi&Procella全體:始(始桑),生日快樂!

始:...謝謝。

春:始你為什麼一點驚喜的感覺都沒有啊!

始:啊…真抱歉。

隼:啊~不愧是我們的國王大人~好帥♡

海:隼,在這時請暫時克制哦?

隼:當然~*(*´∀`*)☆

始:www

---------------------------

始:嘛...我很開心,謝謝大家的祝福。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全員:是!

(The End)

【始春】你確定你掉的是他嗎?

這篇打完後的感想...
我好想吐嘈我自己啊啊啊啊啊。゚(゚ノД`゚)゚。
這些設定當初到底怎麼想到的呢> <
希望各位別介意的想吐嘈就吐嘈愉快的看完這篇文(?

________________

*內文有些設定可能不符常理,請別介意/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兩位樵夫,他們因為住的近,於是常常互相邀約一起去砍木,一來二去,便熟識起來,無話不談,直到有一天...

「等等,打住」
「欸?!」
「我跟你沒有無話不談,10句裡9句都是你在說,我並不想跟你聊」
「Hajime你好過分」
「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你連螞蟻如何搬遷牠們的巢穴這個話題都說的出來」
「我想把我看到的分享給你聽啊」
「不需要」
「嚶嚶...」
「哭也沒用」
「...始你真的不留情面呢」
「恩」
「這樣會交不到好朋友喔」
「...已經有一個了」
「欸?始你說了什麼?」
「不告訴你」

總之,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並沒有」
「誒誒誒誒誒誒」

(以下正文)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兩位樵夫,他們因相同職業也住的近,於是常常相互邀約一起吃飯,去山上砍木。他們漸漸熟識了起來,直到有一天...

「吶吶,始,我剛剛講的故事還不錯吧~。」
「不就是伊索寓言裡《金斧頭銀斧頭》的故事。」睦月始淡淡地撇了一眼,便繼續吃起自己的飯。
「始你不能這樣說啊。知道是一回事,但會不會說又是另一回事了。而且,你不覺得這故事跟我們兩個也還蠻像的嗎?」彌生春眼巴巴地望著坐在對面的始,希望他能給個好的回應,可惜,始並不打算這麼做。
「快吃你的飯,我可不想太陽下山了還回不來。」
「>
「...」
「好啦好啦,別生氣嘛。」
「快吃!」
「是~」
「唉…」嘆了口氣,看著埋頭認真吃飯的春,始無奈地看著,而無奈之下的深處卻泛起了漣漪...。

(森林裡...)
「春,你在做什麼?」
「恩?這裡有香菇,我在採它,這樣我們晚上就可以加菜啦✩始,你先去前面等我吧~。」說到這裡,春按耐不住自己愉快地心情,看著這一堆可食用香菇,挖的更勤奮了。
「是是,你小心點,我先走了。」始看著這幅畫面搖搖頭後便繼續扛著斧頭往前走。看在晚餐加菜的份上,今天也幫他砍完他的份好了...。
「香菇啊~我來啦~。」
「...剛剛的話怎麼有點想收回。」

。。。。。。

「春怎麼這麼久都還沒來?...這裡...以前有它嗎?」始停下了腳步,望著眼前在陽光照射下閃爍著粼粼波光的湖,心中的疑惑與不安逐漸擴大...。

「啊…這裡好特別啊,這些都是你自己設計的嗎?」
「對啊~你真是有眼光。話說...已經好久沒有東西掉下來了呢,小傢伙,你怎麼掉下來了?」
「小傢伙...會這麼稱呼代表你的年紀比我大很多?」彌生春把玩著手中茶杯輕笑。
「你知道當著一個女人的面這麼說很沒禮貌嗎?」偌大的空間裡,只有兩人隔著桌子面對面。在春的對面,精緻的如同藝術品般的女人隨意地倚靠著。即使現在擺出冷眼斜看的神情,看起來還是這麼地賞心悅目。春聽到後立馬求饒:「姐姐,對不起嘛,只是真的很好奇才問的,沒想到湖中女神居然真的存在。」

「哼~算你識相,還知道叫姐姐。」湖中女神輕哼了聲,接著,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垂下眼簾喃喃自語說:「如果不是因為...我怎麼可能會待這裡...。」
「恩?你說了什麼嗎?」
「沒有,你先想好你要怎麼出去吧。」湖中女神輕嘆了口氣,今日這個緣份究竟是對是錯呢?
「欸?不是你送我出去嗎?」春眨了眨眼,看向對面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想的美,如果我能送你出去那我還是湖中女神嗎?你來到這裡如果沒人找你,你就一輩子待在這吧!」湖中女神沒好氣的說,春聽到了這番話只能苦笑。

『始你快來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

「...」睦月始一言不發地看著面前的湖已經持續了十分鐘。這湖...應該很清澈才對,但走近仔細看,卻有點不尋常,即使水的波動是有規律的,再怎麼樣也不可能規律到毫無瑕疵。如果...。

「撲通!」一聲,始做了一件事,或許是這輩子唯一一件荒唐的事。他跟《伊索寓言》裡的樵夫一樣,把自己的斧頭扔進湖裡了...。

『春,你在這裡,對嗎?』

。。。。。。

「哎呀呀~」
「恩?怎麼了?」
「你的愛人來找你了。」
「什...什麼愛人啊!」
「恩?難道你沒有這麼想過?」
「嗚…」

湖中女神瞇起眼睛,看著一時間感到慌亂的春,心情好了起來。於是,湖中女神伸了伸懶腰後便起身往湖面的方向而去。春連忙拉住問:「你要去哪裡?」
「幫你鑑定下你男人。」拋了下媚眼看著對方再次慌亂,心情越發好了。終於有事可做了呢~。

『始,我相信你。可是,你喜歡我嗎?會不會,你覺得跟我在一起只是個義務...。』

--------------------------

「孩子,怎麼一直在這裡徘徊?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湖中女神面色看似溫柔地望著面前的男人輕聲的問著。而雙眸深處是止不住的興奮。

『哇啊~小春春挑的人看起來真不錯,嘖嘖嘖,要淡定要淡定,不然小春春的幸福就要跑了。』

「我在找一個我丟失的,我不小心讓『他』掉到湖裡了,請問您能幫我撿回『他』嗎?」始對著面前的湖中女神詢問著,眼裡是無法忽視的急切,湖中女神看到這一幕時微微勾起了嘴角。
「當然可以。」說罷,湖中女神便潛了下去。過了一段時間後又浮了起來...。
「請問,您掉的是這把金斧頭嗎?」
「不是」
「那麼,是這把銀斧頭?」
「不對」
「那麼,就是這把鐵斧頭了?」看著對方,湖中女神心想:『這次終於對了吧…要不要順便當買一送一把小春春送出去呢…。』
「都不是」
「欸?!」睦月始表情嚴肅地看著驚訝的湖中女神,在之後看了幾秒說了一句更讓湖中女神心裡充滿著訝異的話。
「春...彌生春,我掉的是『他』,可以請你把他還我嗎?」
「你確定你掉的是他?」
「只有他。」
「呵,當然,如你所願。」湖中女神微笑。有何不可呢?

-------------------------

「吶吶,始。」
「恩?」
「你跟湖中女神說了什麼?我好快就被放出來了。」
「沒什麼。」
「我想知道!」春搖了搖相連的手,從剛剛開始,始就緊緊地牽著他,雖然很高興,但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太正常啊…。
「那我說了。」
「欸?!這麼快就答應?!」
「不然?」始無奈地看著他。看來想的太多在某些時候真不是件好事。
「啊哈哈,沒事,繼續繼續。」
「唉…春」
「是?」
「跟我在一起。」
「...」彌生春瞪大眼睛看著對方。他...他沒聽錯吧?
「回答呢?」
「當然!」
「很好」睦月始勾起嘴角,看著春再次呆若木雞的臉神情越發地柔和。真是的...。
「那,那,始我們現在...?」過了幾分鍾,春終於回過了神問道。
「回家」
「...好,回家!」

或許我們的習慣,我們很多很多對事情的看法都不相同,但,各退一步,誰說不能好好相處呢?你會做的我不會做,我會做的你不會做,互相扶持,幫忙,相信並且在意著對方。未來,我們都會越來越好的。

---------------------------

「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了?!」
「我的香菇啊!我今天的菜沒了啊!」
「...明天我再陪你去採不就好了。」
「不一樣,不一樣啊~今天是今天,明天是明天!」
「...」到這裡,睦月始看著一直蹦蹦跳跳的彌生春,已經不想說任何話。

『我可以...收回之前的話嗎…。』

-------------------------

「煮好了。」
「阿芙蘿黛蒂,謝謝你。」
「叫維納斯就好,還有,你到底哪來的香菇。」

在水藍色的空間裡,一名美艷動人的女子手拿著湯勺對著悠閒地喝著蔬菜湯的男子沒好氣的說著。

「哦,今天來找你之前在森林閒逛的時候撿到的,小納,那兩個名字都是你,別介意啊。」
「...」看著他,維納斯頓時氣的說不出話。

『遇到他總是會被氣死!』

「別生氣。小納,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了什麼而來。」黑髮男子喝完湯後說出了話,看著維納斯一時間僵硬的背影,男子嘆了口氣。
「我可以繼續等,等到你願意出來的那天。」
「我出不去...你是知道的。」
「只要你想出去,我就有辦法。」走近對方,將對方拉入自己的懷中,輕聲說著...。

『我會等,等到可以向你今天遇到的那兩位一樣,相信著彼此,在那之前...我會一直來這裡守候著你的...』

黑髮男子緩緩地輕撫著對方的頭髮,默默地誓言。

(END)

【ツキウタ。】小短篇

時間總是不知不覺流逝,一轉眼,就到了10月底啊ˊ▽ˋ
我欠了好久→→
說好的一個月一篇就是要拖到最後幾天…
總之,在這邊先祝大家萬聖節快樂~(^_−)☆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我剛剛到底打了什麼話(ー△ー;)

(以下正文)
———————————————————
睦月始(始春)
*借用Tsukino Online Game#(跟目前正文沒什麼關係

自從Tsukino Online Game問世後,閑暇之餘,彌生春的時間全耗在這遊戲上了...
「春」
「等等啊...我先殺個,還有,在遊戲別叫我本名啦!」

10 minutes later…

「好了沒」
「還沒啊,日常任務忘了做,陪我吧~」

20 minutes later...

「...你給我休息!別玩了!下線!」
「!始...」
「劃開頁面」
「始,你也玩的挺高興的不是嗎?再一下就好了好不好」
「這句話你已經在3小時前就開始說了」
「可是」
「雖然這遊戲好玩,這裡的人也都很好,但是,在現實中,你陪我的時間少了很多,你最近跟我提的也都是這個遊戲」
「!對不起...」
「...我有烤南瓜派,要不要吃」
「要!ˊ▽ˋ」
「那麼...你是不是該來個補償」
「欸?!」
「今天除了南瓜派,原本想要帶你去餐廳吃飯,給你個驚喜,位子都訂好了,而在一分鐘前時間已經過了。」
「OAO始你怎麼不早說!」
「我有想說」
「那為什麼...」
「因為你一直在破任務我不好意思打擾」
「QAQ」
「雖然餐廳去不成,不過可以吃點別的」
「吃甜點嗎?」
「不是」
「吃別的大餐?」
「...」靠近
「是吃你」

始:縱使把我扔一旁,忽略我一段時間,對你還是生氣不起來。但是,春,以後還是記得,多看我點,不然...
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

文月海(海隼)
*採用修仙Life設定(與未來正文相關)

「你又來了啊…」
「貌似是的呢~」
「我們門派不同,一直往這跑,被發現了我可救不了你」
「沒事沒事~」

文月海無奈地看著霜月隼,而隼則笑瞇瞇地回看。不知從何時開始,每個月固定在這菩提樹下相見已是倆人心照不宣的約定。隼,你到底...是誰?

「從何處開始,就從何處結束。海,你相信我嗎?」突然,隼拋出了這麼一個問題,海錯愕了一下後馬上回道。
「為什麼不相信呢?你前一句跟後一句毫無關聯啊…」
「怎麼沒有,你以後就知道了」隼輕笑。
......
看著一同躺在菩提樹下的他,頓時間,海好像瞭解了什麼,卻又覺得遺忘了什麼,頭開始隱隱作痛,不再多想,未來...就會清楚了。

「啊,對了,你聽說了嗎?最近魔修那好像又蠢蠢欲動」
「恩,知道喔,最近到處都在傳」
「啊…感覺要不平靜了…」海坐起身,仰天長嘆。隼不置可否。
「不平靜又如何呢~在這之前,還是要過好日子啊~先睡飽再說✩」
「你啊…」
「哈哈~」

「那麼...你肯告訴我,你是誰了嗎?」
「...你真想知道?」
「恩,這麼久的革命情誼,我總該知道同身為菩提小組一員的你的事情吧?不然以後要去哪找你?」
「那,我們來用個賭約」隼也起身,看著海,不知道又再想什麼,笑容漸漸擴大...賭約?
「要賭什麼?」
「找到我,你就知道我屬於哪了」
「...」海看著隼,霎時啞口無言,天下如此之大,往何處找尋?
「放心,我還是會幫你縮小範圍的~」
「那...就來吧!」
「輸的要賭上自己的一生喔~」
「沒問題」

海:雖然...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是對是錯,但至少,有了個機會。隼,我想瞭解你,想瞭解心中這份心情究竟為何。
『與君相伴,與君共赴天下』

【始春】520之始春篇~♡

久違的文文~
現在邁入高三面臨大考無法發文真抱歉,不過一個月至少一篇是肯定的#

此文也是之前寫的/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

*可能有ooc
*微海隼

(以下正文)
——————————————————————————

叮咚!

春:『始,你拍外景這幾天我不在你自己要注意保暖喔~✩ 1*510*2*1*540*2』

「恩?是春嗎?」

剛好洗澡出來,拿起手機,睦月始開始盯著這封簡訊...那後面一串數字是...?

「一...我一零二,我是零二?恩...不對」

「一,我一淋,ㄜ,我死了,額...這絕對不是」

「疑?我一聽,哦,嗚算了,呃...這串數字打錯了吧,嘖,怎麼這麼奇怪」

...(大約經過了三分鐘)

「謂?始?怎麼突然打給我了?」

「春」

「恩?」

「你傳給我的簡訊裡,最後面那串數字是什麼?」

「嗚…」

「春?」

「我...」

「恩?」

「那個啊…你自己找吧~等你知道答案後我在跟你說,很晚了,早點睡,晚安,始」說完,春立馬掛了電話

「謂!春,等...」無奈的盯著已被掛斷的手機...問下海好了


(此時的春)

「怎麼辦啊,我竟然掛電話了,等始回來要去哪裡避難啊啊!!」

「春桑,怎麼了嗎?剛剛是在跟始桑打電話?」葵走過來關心的問道

「啊哈哈,其實,我剛剛講到一半,就掛了始的電話了...」

「欸?!春桑會這樣好少見啊…」每次看雙方互相打電話時,春桑絕對是最晚掛斷的,發生了什麼事呢?

「唉…其實是因為...這個啦…在這之前如果始打給你要保密喔~可以的話也幫忙跟其他人說一下,我希望是始自己找到」

「好的」說完,春便給葵看了簡訊裡的內容...

(看到這裡應該有些人已經猜到是什麼了吧?)

--------------------------

(打給海)

「謂?始,怎麼突然打給我了?」

「海,我問你...」

「嗯...海~怎麼停了?很舒服耶~繼續啊,不要停」

「...」

「啊,始抱歉,等我一下啊」

「沒關係,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你去忙吧,我掛了」

「好的?」

-----------------------

「嗯嗯?我好像聽到了始的聲音,海,你在跟誰說話~」

撲上了海的背,海熟練的直接背了起來,隼把頭放在海的左側肩上,頭蹭了蹭脖頸

「跟始...隼,你別這樣看我,剛剛他好像要問我什麼,好啦…乖,要我繼續按摩嗎?」

「要~魔王大人最近很認真工作喔,等按摩完要喝紅茶」

「好好好,那就趕快去床上躺好」

「好的~✩」

「啊!」走到床邊時,隼好像想起了什麼,叫了一下

「怎麼了?」

「哼哼哼~剛剛孩子們有傳給我一個東西喔~有關始的~應該跟剛剛打給你有關係」說到後面,隼有點不開心了起來

「唉,怎麼啦,怎麼自己說著就不開心了?」走到身旁,摸了摸頭,隼半瞇起了眼睛,視線隨意的飄,抿了下唇後說道

「因為,以前始有事情都會來找我,身為始的Fans當然很高興啦~而且始也會開始拜託別人了呢,這原本是大家最擔心的,他有很好的聽進我們說的話,只是...有點寂寞啊…」說完,隼就趴在床上拿起枕頭埋住自己的臉

「沒事,隼,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海聽完後坐在床邊看著他承諾著

「恩,我知道~」

靜謐的的時刻緩緩流逝,隼跟海今晚度過了難得的安靜時光,相擁而眠。

-----------------------------------

(接下來陸續打給幾個人後...)

「恩...」始緊皺著眉頭苦惱著,問了幾個人,他們不是在忙,就是不知道...算了,還是自己查吧。


「...呵」輕笑了一聲,原來是不好意思啊…既然這樣...明天起床後回個什麼吧

--------------------------------

叮咚!

始:『春,早安,我查到了!1314520^_^』

「!」起床後看到訊息春震驚了,始竟然回我這句!

鈴鈴~春的手機想起

「謂,始?」

「看到訊息了嗎?」

「...恩,看到了」

「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嘴角微微勾起,春現在的表情是什麼呢…

「嗚…我」

「恩?」

「我...我愛你!我想始了!啊…」喊完後覺得好害羞啊…當初怎麼突然有了打那個的想法

「...春」停頓了幾秒,始啟唇說道

「恩?」

「我也很想你,愛你,乖,今天等我回去,好嗎?」

「好...」低沉的嗓音自手機傳進了耳朵,不知不覺便答應了下來

「今天off?」

「對...」還是處於茫然的狀態

「那就洗好澡等我吧,先忙了,春,晚上見」心情愉悅,一想到春的表情...今天,要好好的努力了

「...」我到底...答應了什麼啊…

----------------------------

叮咚!

始:『忘了說,334420^_^』

春:「...」////

即使偶爾分隔兩地,也還是想著對方,想傳達給對方的愛語,化為短短的文字、數字,傳給了另一方。


(End)

【始春日常】03-現實中的信任

久遠的第三篇~

到這裡必須要說庫存快沒了T︵T
要繼續寫更多文文了/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以下正文)
————————————————————————————

(回憶結束後...)
「...」
「隼...隼...霜月隼!!!」耳旁傳來一聲大吼
「欸?」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笑的這麼...」海無奈的說著
「這麼?」
「海是說你怎麼笑的這麼詭異」陽也無言的說著
「嗯?有嗎?」摸一摸自己的臉,看向四周,發現全部人都在看著他
「哎呀哎呀,怎麼大家都這樣看著我呢?」
「唉…隼,我們要去吃飯了,去嗎?」不知何時已經消氣的始代表大家發言
「當然要啦~始,我要坐你旁邊~」身為忠實fan,怎麼可以不把握機會呢!
「不行,隼,你要坐我旁邊」海摟得更緊了
「對喔~隼,你只能坐海旁邊,始是我的」說完,春轉身摟住始
「你啊…」難得的沒推開,始只是帶著寵溺的眼神看著春
「喔…好吧」隼眨了眨眼
「好閃」驅帶起了墨鏡
「真的好閃呢…」戀也帶起了墨鏡
「很閃」年中組同樣帶起墨鏡
「淚,戴起來吧」
「好」已戴好墨鏡的郁幫淚戴墨鏡
「...」年長組們
「那,我們現在就先去吃早餐吧!」春開口說到
「好~」年少,年中組回答

於是,一行人就一起去吃熱騰騰的早餐了...
「啊,你怎麼可以搶我的食物!」戀哭泣,我故意留到最後的
「我看你留著,以為你不要」新面不改色的繼續吃著從對方那搶來的食物
「QAQ葵桑...」
「啊…對不起,今天我跟夜只做了剛剛好的份量」葵覺得很抱歉
「戀我把我的那份分你吧」春把他的那一份分了一些出來放到戀那邊去
「春桑,謝謝你」
「不客氣」
「給你一點」
「驅,謝謝」抱住
「春」始叫到
「嗯?」
「給你」始把自己那份撥了一些出來放到春那裡
「欸?!謝謝」春有點受寵若驚
「海~」
「隼,給」遞上紅茶
「夜~」抱住
「陽,好好吃飯啦」臉紅
「淚,我的布丁給你」
「郁君,謝謝」開心~

熱鬧的場面持續著...

-----------------------------------
(在某一個房間內...)

「春桑,你就這樣做吧」(戀)
「欸~這樣...這樣對春桑不太好吧…」(葵)
「...」(新)
「啊~春桑,加油吧!」(驅)
「你們這樣是不是想要把我推下坑啊」(春)
「加油~」(新)
「是說,為什麼我們不開燈說話呢?」(戀)
「欸...我也不知道」(葵)
「那...誰去開一下?」(春)
「我去開!」(驅)
「我去開!」(戀)
「碰!」
「喀嚓」
「好痛痛痛~!」一同(戀、驅)

燈開啟,看到的一幕是...
春、新、葵坐在椅子上,新拿著一瓶草莓牛奶喝著,眼神跟著春、葵看向了遠處抱著頭的兩人
「沒事吧?」葵擔心的說著
「沒事!」驅跳了起來
「我也沒事!」戀起來後跳了幾下也證明自己沒有問題
「那...春桑,這件事就靠你了,加油!」新看那兩個沒問題後便把視線轉回,帶回一開始的話題上
「這樣做,始會不會生氣」春難得眉頭深鎖,煩惱的說到
「至少這是一次測試始桑對你的信任的好時機啊!」驅跟著戀一同回到座位上後激動的說
「嗯嗯,驅說的沒錯,春桑不也是因為想要知道才問我們的嗎?」戀附和著
「是這樣沒錯...那,我們之後就照這個來吧!」
「喔!」全員

測試始桑對春桑信任度作戰計畫start!!

(未完待續)

【戀驅篇】修仙Life啟動?!

今天第二篇出爐~~
放上這篇是因為...督促我自己趕快繼續寫啊!
(但是身為要升高三黨的我,應該會拖很久→→)

與往常一樣,希望各位看的愉快~

(以下正文)

—————————————————————————

(月之村)

「戀~」在崎嶇不平的泥路上,一個名叫師走驅的8歲小孩邊跑邊扯著嗓子大喊著
「驅,不要叫這麼大聲,小心你娘又要罰你了,而且路很滑,小心摔跤」如月戀撫額,明明他的年紀比我大1歲,卻比我還要更像小孩子(←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小孩)
「啊…對不起我太興奮了,娘親不會知道的對不對?!知道了又要罰我跪在算盤上,一個禮拜的宵夜只有兩個地瓜了!」驅臉色驚恐,開始搖晃戀的身體
「額...如果你家隔壁的伯伯沒去通風報信的話,別搖了,頭好暈」驅終於停下了動作,但下一秒緊緊抱住了戀
「驅?」
「戀,我問你一件事喔」
「怎麼了?」
「你要很認真的回答我喔」
「誒?...好」

該不會是又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不會吧,剛剛跑過來看起來沒事啊,有比平常常掉到田裡、便當不翼而飛、女生給驅一封信結果不是給自己之類的還要慘嗎?

「...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修仙?」驅拉開距離,認真的問著
「蛤?...欸欸欸欸欸欸!!!」

------------------------------------------
於是,小師走驅&小如月戀踏上了修仙一途...
「喂!我還沒答應耶!」戀抗議
「戀驅小隊開始冒險了!」驅揮舞小旗子
「戀驅小隊這個名字很蠢耶!」
「欸?那就驅戀探險隊?」
「不是差不多嗎?!」
「啊,那就戀驅驅戀探險小隊!」
「你只是把前兩個合在一起吧!」
「不然...戀想一個!」
「...」
------------------------------------------

(森林門口)
「欸...我們到了,就是這裡!」
「就是這裡嗎?驅,你該不會又帶我走錯路了吧?」戀很懷疑的說著
「絕對沒有!這次我有走對,相信我!」驅淚眼汪汪的說著。我不被信任了...
「沒辦法,你之前已經說過這句話199遍了,喔,原來這是第200遍啊~」戀已經快無所謂了,不知道到過幾個地方,最扯的一次是闖入了盜匪的窩,唉...命都要沒了
「戀,別放棄啊,我們就快到了!」
「驅,不是我要說,你確定這件事真的存在嗎?」
「欸?」
「成仙一事,驅,我們,即使真的去了也有可能成不了仙,這樣還要繼續?」戀認真的看著他,驅愣了一下
「...要!因為我想要讓村裡的人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而且,說不定成為了修仙之人,或許可以找到真正想要做的」
稚嫩的臉龐,說著完全不符同年齡的話,讓戀的心狠狠的敲擊了一下,好像...有什麼在改變...
「...好!你在哪,我就在哪」
「戀,謝謝你」驅感激的看著戀
「不會,你快點看地圖確認吧,如果進入的話要快點通過,天快黑了」
「恩」

前方是通往森林的道路,地圖上說要通過這座森林才能到達所在地,到了目的地之後還要測試自己的靈力,怎麼測試不知道。如果有資質才方可進入,成為修仙之人的一分子。可是...至今為止,走過了許多地方,遇到了許多人,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存在這件事,即使知道也都只是聽說,戀覺得越來越沒譜,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這樣看來...應該是這裡沒錯」戀一起看完了地圖後說道
「恩,那我們走吧,你先走」驅先收起了地圖,前方好暗啊…
「喔,好」戀開始往前,但走幾步後發現怪怪的,轉頭一看
「呵呵,戀你快走啊」驅揮了揮手
「...那你怎麼不動?」戀無言的看著驅
「啊哈哈哈,我絕對不是因為怕黑什麼的喔,我只是...戀?!」
戀牽起了驅的手,走進了森林
「驅,怕黑就說,我也怕啊,不過,跟驅在一起後就不怕了。二人同心,其力斷金!」戀拉著驅說著,仔細看,耳朵還隱約紅了起來
「戀...」驅覺得好感動,戀都沒有拋棄自己,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感激的話就不用說了,我們趕快趕路吧,今天是沒辦法通過了,能多走一點也是好」
「恩」驅點頭,今後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不會忘了今天戀對我的這般好。希望...我們能在一起到永遠...永遠?
「啊,原來是這樣」
「什麼原來是這樣?」不知何時他們已停下了腳步,戀緊緊的盯著
「沒有喔...我們走吧~」驅撇了一眼他們兩人相連的手後笑著說道
「恩?喔」

(時間回到一開始...)
「蛤?...欸欸欸欸欸欸!!!」戀瞪大了眼睛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修仙?戀,我不勉強你,如果你不想,就等我修成後再來見你、娘,還有整個村落」
「伯母知道這件事嗎?」
「恩,知道,她說她巴不得我趕快離家,這樣飯錢至少可以省6個月」
「...」有人這樣趕自家人的嗎…
「放心吧,戀,我已經先跟你的家人打過招呼了,你妹妹也是支持的喔,還說如果修仙不成的話也沒關係,至少去見見世面,看看外面的風景,回來後再講給她聽」
「...我妹真的這麼說嗎?!」戀雙手放上驅的肩膀,鄭重的問著
「恩」
「好,那我去!」
「這樣就答應了?!」
「什麼時候啟程?」
「明天早上」
「好,明天見,在老地方等」說完,不等驅作回應便跑遠了
「我還沒說完耶,我是拿到了份地圖,但我不知道怎麼走啊...戀!等等啊~」嘟囔完後追了上去...
--------------------------------------

(進入森林約一個時辰後)
「...」
「...」
一路上基本無話,戀還是牽著驅,兩人都心不在焉的往前走著,都沒有察覺到任何一絲異樣,直到...有一道聲音打破為止
「救命,救命啊~」

(未完待續)

【年長組】白色情人節

恩...因為懶惰,於是放之前寫的#
當時的花語梗就是這篇開始的XD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啦~

(以下正文)
————————————————————————————

✩白色情人節企劃1-年長組01✩
春跟隼一起走在通道上,倆人的手裡各拿了一張卡片,前往卡片上所說的目的地...

春:嗯?隼你不知道是誰把卡片放到你桌上的嗎?
隼:不知道,在我剛從別處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
春:原來你才剛回來嗎...
隼:www好了,目的地到了,等會見~✩
春:等會見~✩

#微妙的兩人#彌生春#霜月隼

✩白色情人節企劃1-年長組02✩
春進入了一個房間,房裡只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桌上擺了三個用紅布蓋起來的東西,春拿起了桌上放在一旁的小卡片...
春:『打開它 睦月始』嗯...裡面裝了什麼?

掀開第一個
春:緞帶?這個緞帶...好像在那裡看過...啊,這是上個月情人節我送給他巧克力包裝上的
掀開第二個
春:嗯...抹茶巧克力?書?裡面還夾了一張書籤,這是...以前我送給始的第一個小禮物呢~好懷念w
掀開第三個
春:茉莉花...花語是...

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始:『你是我的生命』,春,禮物,還喜歡嗎?
春:始?!
始:情人節的回禮,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春:欸?
始:(勾起嘴角、單膝下跪、對著春伸出了一隻手)
春:?!
始:我獻上我的所有,對你表達我的忠貞,我不知道我會活多久,但在我有生之年,春,我會一輩子都陪著你...你,願意嗎?
春已經完全呆住,但下意識的回應:嗯,我願意
始:(起身,拉起春的手)走吧,我跟海他們做了一些東西給你們吃
春:欸?
始對著春溫柔的笑了

在我有生之年,對你表達我一生不變的誓言

#純潔真摯的愛#永遠#彌生春#睦月始

✩白色情人節企劃1-年長組03(完)✩
跟春分開後,隼也進入了房間,擺設與春進入的房間一樣,也有三個用布蓋起的東西以及一張小卡...

『送給你的禮物 文月海』
隼:禮物♡好開心竟然有禮物耶~~會不會是始的照片什麼的www

掀開第一個
隼:這是...穿著辛德瑞拉衣服的隼德瑞拉♡(月兔)
掀開第二個
隼:這是...始的最新未公開寫真集♡♡!!!!!
掀開最後一個
隼:...星辰花?

海:星辰花的花語是『永不變心』隼,給你的禮物,開心嗎?
隼:嗯!開心!(露出燦爛的笑容)
海:那就好
隼:原來把我叫到這裡是想跟我告白啊,海~☆
海:是啊
隼:好!我接受了你的告白,那現在海就先幫我泡一杯紅茶吧,剛剛走的好累啊~
海:呵,隼你真是的...
隼:(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在此對你誓言此情無悔,直至地老天荒,對你的愛永不變心

#堅定不移的愛#不變#霜月隼#文月海